桃井momo

丁度太陽が去っただけだろう。

某和平本丸日常/欢乐向

#婶是中国人
#避雷
#走欢乐向(´▽`ʃƪ)
没有问题的话,先更两条(◦˙▽˙◦)

(1) 大家一起说中文

    “呐,长谷部,你也教我蛮长时间了。”
审神者用带着口音的日语对长谷部说,她的样子意外的认真起来了。
  “只要是主上的命令…”
  “我也想教长谷部中文,长谷部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
审神者又接着说到,却有些让人觉得是图谋不轨,嘴角咧的弧度颇像一只狐狸,好像她身后现在就晃着一只狐狸尾巴一样。
“…在您的国家「主上」是怎样说的?”
长谷部端坐在审神者对面的垫子上,表情透着一副「社畜的欣喜感」(审神者说的),看起来有些期待呢长谷部君,审神者用袖子遮着嘴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就知道他会问这个。
“唔,是「夫人」噢!”
“夫…人…”
他用夹生的中文说到,一边凝视着审神者,一边重复着这句「夫人」审神者一直微笑看着长谷部,然后安详的倒地昏迷[。]
从此之后,长谷部每次都是这样的:
“夫人!今天要去进行演练了!”
“夫人,这次和泉守又翘掉畑当番了”
“只要是夫人的命令,就算是马当番…”
审神者决定要把这句话教给所有刀们。

(2) 翻译软件
这是审神者刚刚来本丸时的事情,因为处理狐之助交给她的任务所以很晚才从房间里出来,路过厨房时看到了光忠在准备晚餐,一边哼着歌一边往锅里放味增,出于饥饿和对下厨的男人的好感,审神者悄悄溜了进去,在一边抻头看着光忠做饭。
“…好香噢…”
审神者把从前从番剧里学来的日语用到和光忠对话上了,没想到光忠真的听懂了,而且很热情的回了审神者一大段她听不懂的话,于是审神者又懵逼了,最后选择用手势来表达。
指着自己,然后指着光忠,再指着自己的耳朵,意思是「你说的我听不懂」再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手「现在我们用手势来对话」没想到光忠以为审神者的意思是「凑到我耳边说话」「牵着我的手」所以上前和审神者凑的很近很近,嘴几乎要贴到审神者的耳朵上,拉住了那双肉乎乎的手,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。
审神者受到了惊吓,红着脸跑了出去,并且还撞到了墙上。
过了一周,审神者拿着手机,用翻译软件和光忠交流起做饭的心得来,两个人交谈特别顺利。但是新来的刀有些误会,因为鲶尾的误解,本丸里突然蔓延开来「审神者的本体是谷歌娘」这种讹传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