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井momo

晚睡晚起,天天向上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5)

依然是龙剑的场合,今天是大师在车底的第二天,想他想他×


龙宿在剑子家留宿一夜,又是纠结又是被打把势的剑子踹的毫无心情拉灯啊(…)


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疏楼龙宿是在剑子家醒来的,周六的早晨,他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震动,本以为是父亲,结果是仙凤发来的消息。



  「您昨天去哪了!」



  「我只是想出门清醒一下,你叫我爸妈放心,没死,也没叫人绑票了。」



  龙宿把手机扔到一边,他一想到那些事情就头疼,父亲一定又在说自己不孝,咒骂自己被撕票了他也不救。他摸了摸另一边,还是温热的,剑子应该起床没多久。昨晚他睡觉打把式踹了一下龙宿,龙宿那时真想把他扔到沙发上睡,床有些窄,一转身,又和剑子的睡颜离得很近,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。一夜,身边都是剑子的气息,书桌上三个人的合照和各种剑道奖状和奖杯,龙宿想以后是不是也要这样,只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相拥入眠,他揉了揉被睡乱的头发,起身环顾剑子仙迹的房间,陈设和普通的高中男生没有半分区别,龙宿想起自己的房间,唯一的相同点,就是也摆着一张三个人的合照,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,一同去山里野炊,还是锅盖头的佛剑和被可乐溅了一身的剑子,还有拿着自拍杆浑然不知情的疏楼龙宿。



  “你起床了啊,我给你找了个纸杯在洗手台上,洗面奶是黑瓶的,毛巾你要是不介意,可以用我的,白色的那个。”



  剑子倚在门槛上,怀里抱着那只白色的小猫,早上起来都有些困意的一人一猫,同时打了个哈欠。龙宿踩着拖鞋,说剑子怎么突然这么殷勤。



  “就因为你是疏楼龙宿,要是其他人我都不让他进我家门。”



  剑子想起了上学期以补课为借口赖在自己家的仙姬,冷汗差点冒出来,可不能随随便便透露自己家的地址了,校草的日子不好过啊。



  “说不定以后谁进谁家门呢。”



  轻描淡写一句话,像极了男孩子之间的斗嘴互损,可是在剑子耳朵里,怎么都变了味道,他这个人爱乱想,以后真的要成嫁入豪门的那种泡沫剧主角?他晃了晃脑袋,做出了一个呕吐的表情。龙宿在洗手间洗漱,剑子转身把猫塞进阳台的隔离区,免得它又是爬灶台又是钻柜子,把小毛球收拾妥当才敢准备去洗手做点早饭招待贵客。昨天的吻好像还留在嘴唇上,剑子用湿润的指尖蹭了蹭下唇,在昨晚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所谓爱人,所谓对方存在的意义。



  龙宿对于他来说,从朋友变为爱人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?剑子依稀记得是情窦初开的十四岁,父母在初中时就在告诉他,不要早恋,不要学坏,要好好学习才能有出息,剑子仙迹算是个听话的孩子,他周四和周五要去剑道班,龙宿每天都会被一辆豪华的轿车接走,剑子会目送他上车,才往公交车站跑去。说实话,龙宿有时候脸上总有不同于同龄孩子的表情,



  当时的剑子猜不透,以为是龙宿又因为弄脏了他的名牌衣服和皮鞋而生闷气,他也不敢说话,两个小男孩,一个低着头,一个看着身边的人,在秋千上荡了一整节体育课。



  剑子不想让龙宿把痛苦的事情憋在心里边,虽然有时候他满腹黑水,但他依然是自己和佛剑的好朋友,整个世界最铁的三人组,也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。



  “你又要下方便面吗?”



 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,水声也停了下来,剑子刚想拿出方便面又惺惺收了回去,塞到了满是速溶食品的柜子里。



  “…呃…你耳朵能不能不要这么灵…”



  “我倒是想说你能不能对自己好点,我一个人在家没有保姆也能做点东西填饱肚子。”



  他想起剑子的便当盒里,总是只有一个煎蛋,一个章鱼香肠,还有一些海苔碎洒在米饭上,他这个人太过于随性了,龙宿有些怀疑他离了自己和佛剑该怎么生存下去。



  “我有时候也去佛剑家蹭饭的。”



  剑子竖起了大拇指,却被龙宿一把揪住了白毛毛立马打回原形。



  “好好好…我答应你好好照顾自己…你个死傲娇分明就是担心我!”



  “我没有关心你,别自作多情了。”



  龙宿说到这,分明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,剑子不得不说,最近他微笑的频率越来越多,他松开剑子的一簇白毛毛,转身去系上了围裙,剑子愣在原地,好久才憋出一句带着笑意的话。



  “龙宿大少爷…也下厨了…”



  当剑子塞进嘴里最后一口黄油土司后,龙宿的电话铃响了起来,他推开椅子起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,显示来电是父亲。



  “爸。”



  “怎样,想明白了吗。”



  龙宿不敢回答,他握着电话,迟迟说不出话,如果现在与他的意愿背道而驰,自己就会失去靠山和权势,如果放下剑子离开这里,他更做不到。龙宿没办法做到毅然决然的选择或放弃,只好做出了最后的妥协。



  “可以…给我一点时间吗,等我高中毕业…”



  “疏楼龙宿,这是最后通牒了,高中毕业后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搪塞我和你母亲,你都要听我的,看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

  龙宿嗯了一声,电话那头也是一声叹息,然后就是挂线后的嘟嘟声,龙宿可能再也不想和谁谈论这么黑暗的未来了。



  “哈…?你要走了?”



  剑子在门口看着准备要走的龙宿,昨晚那一夜贴得很近,有说不上来的高兴。他还准备和龙宿中午一起去佛剑家,一起催他赶紧找个女朋友。剑子有些失落,扶着门框,凝视着神情有些不太对劲的龙宿,他觉得一定是他父母的事情,他昨晚没有冷静思考就跑了出来,而且还亲了自己,根本不像平常那个遇事镇定的可怕的疏楼龙宿。兴许这就是爱的力量?



  “嗯,下次带你出来吃饭。”



  “…你做的黄油土司很好吃…”



  龙宿酒窝又深陷了下去,金色的眸子眯了起来,鬼迷心窍般伸手拉住剑子掀开他额前的发丝,轻轻吻了一下。剑子懵掉了,直直站在原地,闻着龙宿怀里高级香薰的味道,立马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。



  “…我去送你!”



  剑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般飞快钻进客厅拿起钥匙,龙宿就听着屋内的声响,剑子不一会儿就跑了出来拉着他出门,下楼之后搬出了自行车,自然而然的拍了拍后座,让龙宿坐上来。



  “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生气…”



  所谓心意相通,剑子也明白,在无法做出取舍的青春,当下才是最重要的,或许这场感情不需要结果,只需要一个过程,如果能在对方的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不枉费深情。剑子这般说着,往门外的骑去,他最喜欢的枫树大道,现在已经成了赤橙的海洋,龙宿在后座,还没有回复剑子那句话。



  “…呃…你如果真生气,肯定是因为有人反对你的想法吧…你想要得到的必须要得到…嘛,不要太注重结果了,慢慢享受这个过程…”



  龙宿的目光里,这个白发少年迎着晨间的风,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不知是什么感觉,大概是生命中唯一的光,是从海水里折射下来的波光粼粼,似是救赎。



  “疏楼龙宿的心思可不是那么容易猜透的。”



  他贴着剑子的后背,逐渐入眼的电车站,让他失望了几分,为什么不再远点…龙宿下了车,依然是准备打卡进站,剑子突然撇下自行车,死死抱住了龙宿。



  “…喂!”



  “不要把话憋在心里了!我想…我可以做你倾诉的对象…”



  龙宿眨了眨眼,听这话,他的确是找到了那个能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选,拍拍剑子的肩膀,示意他抱的太紧,有些喘不过气了。



  “搞的这么肉麻…你没注意到你衣服都穿反了吗?”



  被剑子松开的龙宿转身挥了挥手,没等剑子反应过来就跑进了月台,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剑子仙迹,嘟囔了一句好像真的穿反了欸…。


我又不更文来絮絮叨叨了×

《on/off》是下一篇准备开的枫樱文,应该会很短,拂樱的下落不明,枫岫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就戛然而止,少年终究要变成大人,拂樱也许只是藏在过往春天里的一朵枯樱,藏在某本书里静静的保持自己盛开的模样,只有枫岫会打开。


以后想写一个枫樱的文,喜闻乐见的现AU校园剧情,柚子是围棋世家的天才,樱花是某个春天突然出现在柚子生活里的少年,慢慢靠近又熟悉之后樱花因为意外失踪,第一次恋爱戛然而止,柚子说拂樱是一瞬的美好,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,柚子永远忘不了自己在那个滂沱雨夜疯了般寻找拂樱,邻家的窗户永远不会有喜欢的人,因为那个曾经夜半跳进自己房间的少年已经随着夏天的到来消失了。

其实长大之后的龙宿和剑子就变成了流氓了,跨国企业的老总和大学老师,但是并不想写到那里,就只写到毕业的暑假好了,一切都停在最美好的年华
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4)

大师在车底的第一天,想他想他。

阿龙说恋爱就是以心传心,比得过任何华而不实的东西,少年和少年袒露心意,就用一个甜甜的初吻结束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  周五那天晚上,疏楼龙宿坐着剑子的自行车被他送到了电车站,然后一如既往地打卡入站,从学校到富人区要两首歌的时间,龙宿为什么在普通的高中念书,都是因为当初执意不去国外,要和佛剑剑子在一个高中就读,龙宿就与父亲吵了一架,父子关系其实并不怎么融洽。

  「路上小心。」

  是剑子仙迹的消息,他戴着耳机,本来在阖目休息,听到提示音之后赶紧拿出手机解锁查看消息。是一句路上小心。他突然觉得好像有很多事瞒着他俩,尤其剑子,龙宿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,当时怎样争吵,和那天早上在车里的事情,一概没有与他们透露半分。他们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,为什么要把不安的情绪传递给对方呢,这算是朋友间心照不宣的温柔。

  「当然,你回家了吗?」

  「我在超市买泡面,爸妈今天又不回来了。#允悲##允悲#」

  「…你只会做泡面吗?」

  “下次我带你出去吃”和“我给你做饭吃”、“我教你做”,这三句话被龙宿连续删除又打上,他有些焦躁,自己这样太多管闲事了吧,不对…已经是他的恋人了。龙宿摁着手机,剑子又发来一条消息,是他家里的那只猫咪在吃饭。

  「嘿嘿,他今天吃的冻鹌鹑肉干和鱼罐头,我也想偷点吃了#流口水#」

  「……你那点出息!#发怒#」

  暮色皑皑,电车七拐八拐到了龙宿的目的地,他挤开在门口闲谈没有注意到他的女生,说了声对不起,匆忙下车。富人区在海湾视野最开阔的地带,这里的孩子通常都会被父母送去一年学费高昂的贵族学校,或是直接送去国外,龙宿没有,他还记得以前和剑子佛剑的日子,大概是游乐场甜甜的棉花糖味,从小学到高中,三个人的友情从未断过线。

  路过一个停车场,就到了龙宿家,这里都是清一色的复式小别墅,龙宿家亮着灯,院子里的枫树叶子落了满地,树下堆着一个编织袋,明显是有人已经打扫好了。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龙宿打开门,放下手提包,换上了室内鞋,头也不回的就上楼冲进自己的房间,猛的仰在床上摆成个大字形,他脑子里装了很多,却又找不到人倾诉,在这打工的仙凤也不行,她比自己小太多,总之…找不到可以把想法一股脑全倒出来的人,那个人与自己感情互通,很有默契。

  龙宿一闭上眼,都是剑子仙迹。

 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他,龙宿也不知道。香蕉花的味道是香蕉味,苹果花的味道是苹果味,恋爱就是以心传心。龙宿想,和剑子恋爱的感觉就像海盐柠檬的苏打水,会让人一瞬间变得有了希望和活力,气泡消失时,又会觉得这就是肆意挥洒的青春、是恋爱的酸甜。

  “少爷,老爷找你谈话。”

  仙凤敲着门,她来这里打工已经很久了,和龙宿建立起了像朋友一样的关系,龙宿从床上起来,向门口喊了声我知道了。听到了她脚步渐渐远离的声音,拿起手机,翻了翻剑子发来的照片,大致说是说两根火腿肠一个鸡蛋的奢华方便面。

  麻烦你对自己好一点啊…

  龙宿心里已经吐槽过无数遍了。打开卧室的门下楼,看到了父亲那张让人生畏的脸。

  “你必须走了。”

  “我不想去…”

  龙宿站着,他把手背到身后,这是从小到大的动作,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直视父亲的眼睛,还是默默的把手放了下来。

  “疏楼龙宿,我不想听你那些理由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想走!”

  这次为了剑子更多一些。刚刚建立起的爱情,就要散开了,龙宿第一次敢对父亲这样说话,就在被扇了一巴掌后,跑出了家门。

  想去找剑子,现在就去。龙宿拿着手机,又回到了电车站,飞快的跑进站台,赶上了最后一列回去的电车,他身上还穿着校服,这个时间段出现,有些不太正常,他不再算几首歌可以到达目的地,只想找到剑子,那个让自己感觉有默契、能以心传心的爱人。

  「大少爷三思啊!」

  「你说晚了,我现在就在电车站等你,你快点来。」

  龙宿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回答道,他心里是激动,是无助,剑子就是他生命里的光,这几天他想了很多,简单来说,就是他明白了初恋是什么意义。十分钟之后,剑子仙迹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他面前,他穿着蓝色的连帽衫,一条运动裤加帆布鞋,随性的很。龙宿撇了撇嘴,抑制住自己的笑容,自然而然的坐在了后座上,搂住了剑子的腰。

  “去海边的老地方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

  剑子吆喝一声好嘞,沿着电车站左手边的小路骑着,那是一段下坡,下坡的尽头是海,龙宿在后座紧紧抱着剑子的腰,耳边呼啸而过的海风吹乱的他的头发,他今晚第一次叛逆的逃出家门,第一次和剑子作为恋人出门,暖融融的路灯照着秋日的海边小路,剑子速度放慢,眼前是渐渐放大的海面,和浪潮拍岸的声音。

  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跑出来,最后一趟电车都停了吧…”

  “我来找你的。”

  剑子边说边把自行车上好了锁停在路灯旁,他回头看着龙宿,恐怕是因为家里的事导致他彻底爆发,然后跑了出来。这点小心思,其实他和佛剑都知晓。

  “那也好,我正愁家里没有人陪我,来我家住啊,我把床让给你一半!”

  “你去睡地板,我睡床。”

  龙宿笑了起来,剑子也笑了,并肩一起往海边走去。他俩找到防潮坝,坐在了离海浪最近的地方,耳边只有浪涛声,头顶只有漫漫星空,剑子随身带了两罐饮料,递给了龙宿一瓶。

  “…我说实话吧,我父亲叫我出国留学,但是我舍不得你…”

  舍不得你。剑子听到这句话,意识到了何为懵懵懂懂的爱情,他握着易拉罐,一时说不出话,他听这句话听到过两次,一次是他违背家人意愿选择与他俩上一所高中,一次是今天,沉静下来,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。

  “…呃…我…不会…不会耽误你自己吗?”

  “我只想要一个恋人。”

  少年说,不想错过剑子,他说不想坐时光机才能见到你,不想后悔没有拉住你。

  不知道是海风刮得剑子的脸热了,还是因为肾上腺素的急剧升高,剑子结结巴巴,说不出一句话,他在想龙宿,龙宿只想要一个恋人,他只想要自己陪着他走完春夏秋冬。

  “说不出的话,可以嘴对嘴告诉对方…”

  龙宿看他结巴,扬起他的小酒窝轻笑着对红成苹果的剑子说,入秋的海风对于剑子已经并不刺骨,他满是燥热,如果他能说出来,如果不能说出来,就只能听龙宿的办法了。

  剑子吻了上去,吻在龙宿的嘴唇上,初吻的见证人是海与星辰。龙宿立马伸手抱住剑子,他找到了那个以心传心的人,是他离不开这里的借口,少年的吻技很笨拙,只是嘴唇和嘴唇的触碰和吮吸,只是这样便足够了,把心里所有想说的话告诉对方。

  “哈…我初吻给你了…你…收好了。”

  龙宿笑得很开心,脸也很红,他笑着给了剑子的肩膀一拳。剑子捂住脸哈哈笑了起来,目光交融时,两人不由自主的靠在了一起。

爆,爆肝了…写的太爽了有点刹不住车_(:з)∠)_
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3)

终于拉手手啦!佛剑感叹自己的使命已经结束了(…)

不是轰轰烈烈的爱,只是大海上平静的月光,又相互交织糅合。——来自于剑子仙迹笔记本上的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  “早——”

  剑子在清晨拉开自行车的保险栓,看着早早等在这里的佛剑挥了挥手,两栋楼之间隔了一个小花园,剑子每天早上就下楼穿过花坛,在这里和佛剑会和。

  “你早上吃的面包渣还在脸上。”

  “哦…哦。”

  佛剑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,抽出一张纸递给剑子,剑子擦干净嘴之后冲佛剑笑了笑,说他女生缘一定会很好,这么有安全感的男友谁不会喜欢。

  “别说笑了剑子,你和龙宿昨晚聊的怎么样?”

  佛剑分说对于这样的话已经听的有些腻了,背上剑袋把书包挂在胸前,转了转刹车阀。

  剑子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。

  “到不如说你,不用当线人了。”

  两人在清晨的雾气中搬出自行车,跨上座椅顺着没有多少人的大道向学校骑去。枫叶愈来愈红,混着黄与赤色洒落在地面上,车轮掠过带起一小股金色的浪花。剑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扬起头看着树影一个个划过,枫叶的海洋长在了天上,这里是它包裹的海底,自己处身于温暖的洋流。昨晚和龙宿聊天,剑子叼着牙刷在阳台上站了二十多分钟,回车键嗒嗒嗒响个不停,提示音太吵了,干脆设置成了震动。

  「其实,我今天是提前打电话告诉司机不用来接我的。」

  「你在校门口特地等我?」

  「没错,你太蠢了,都没有意识到#鄙夷##鄙夷#」

  「不得感谢一下佛剑好友替我们当线人当了好久嘛?我都不知道。#大笑#」

  剑子手机上的对话记录分享,最近是他最喜欢翻看的地方,从去年的四月,一直到昨天,龙宿说自己喜欢一个人,不知怎么表白,叫佛剑出出对策。可能当时的佛剑也是一头雾水,自己没有谈过恋爱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,龙宿怎么向自己问起了恋爱问题。

  「是剑子仙迹。」

  的确,当时佛剑的表情就是五味杂陈,甚至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虚拟的,从小玩到大的好友,好像他俩把自己扔到了车底。

  「嗯。」

  简简单单一个字,表达了佛剑同学的疑问、无助和暴躁。

  “蛮好的…不过从朋友到恋人,也许我俩需要一个过渡期?”

  佛剑侧目看着满面春光的剑子,不得不说他眼里的剑子好像成了恋爱的jk,自己最近幻视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…。到了校门口,龙宿家的车正好停在马路对面,龙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从车上下来甩上车门,气冲冲的走过斑马线。

  “喂——阿龙!”

  剑子仙迹恨不得跑到马路对面抱住他,龙宿的眼神从愤怒变成了缓和,阖目很恨嘁了一声,步伐加快了些许。他今天早上好像心情不好,两人心照不宣不去惹毛他,剑子推着把手,和龙宿说我们先去把自行车停一下。

  “嗯…我在车库门口等着你俩。”

  剑子给自行车上锁,和佛剑出了车库,龙宿的表情有些难为情,他俩不想多问,还是等到午休时再说吧。顺着楼梯爬到三楼,佛剑跟在走廊值日的一页书打了个招呼,随后进了班。

  “中午见了。”

  “OK——”

  “走了剑子。”

  龙宿伸手拉过剑子,他看网上说,恋人第一次的牵手都是不经意见,没想到剑子已经自然而然拉住了他正在踌躇该不该实行计划的右手。疏楼龙宿脸红了。

  “咳…”

  “我们踏出了恋人的第一步?”

  剑子有些想松手,龙宿的虎牙都要咬到嘴唇上了,一转头握紧了剑子的双手,不需要那些借口和网上的恋爱贴士,就自然而然…自然而然的靠在一起。两人飞快穿过人来人往的走廊,无视周围人诧异的目光,龙宿把剑子送到了班级。

  “我回班了。”

  “啊…谢…谢谢你把我送到班…”

  班内张望和走廊里值日的同学喔了一声,剑子听的面红耳赤尴尬的笑了笑,极其不自然的到了座位上,邻座的苍发出了咋舌声,然后对剑子微微一笑。

  “笑什么笑啊,你个男生也要跟女生一样八卦!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剑子仙迹恋爱了…”

  窗外的红叶缓缓飘零,深秋的季节,到处都洋溢着甜味。剑子甚至觉得自己活在少女漫画里,上课越想越奇怪,但也不是瞎说,因为他一想起龙宿,就会呼吸急促的、好像是心上中了一箭。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番外)沙雕无脑小段子#

算是金光霹雳跨棚现代paro的小番外,今天是金光一中雁俏的场合×


今天的雁也在穷追猛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金光一中二年A班的俏如来同学最近很是苦恼,在座位里发现的字条,似乎在指引自己去某个地方,上边规规整整写着“教学楼二楼走廊拐角,有你想要的。”



  难不成是火锅底料?还是那个沙雕温皇包?他顺着背面歪七扭八的路线图找到了那个隐蔽的拐角后愣在了原地,好像空气里的尘埃都要凝结了。



  那是…一颗光洁的鹅蛋,上边还系着蝴蝶结,黑色的记号笔写着“这是昨晚的错误”



  俏如来眉头一皱,一定是上官鸿信,他左看右看,这颗鹅蛋好像和其他蛋有些不同,应该是涮火锅的好苗子,把这颗蛋或许是雁王子嗣的想法抛在了脑后。



  于是乎,上官鸿信的爱情变成了晚餐餐桌上的煎蛋。



  (雁: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。)
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2)

依然是龙剑的双向暗恋场合,今天比较爽连更一下,少年和少年之间的心动写的真的很舒服(。)

要谢谢大师默默牵红线啦。


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落叶的影子扫过剑子脸颊,中午午休铃一响,佛剑和龙宿就已经在班门口等着他一起去吃饭了,佛剑是体育特长生,龙宿是A班的,剑子并不和他俩一个班,能考到一个高中就算是万幸了。他拿起餐盒,跟着两人到草坪的枫树下准备扒拉几口午餐。



  “…佛剑啊,下周运动会你要上吗。”



  “当然。”



  龙宿咬下一块炸猪排,又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柠檬水,视线慢慢右移,从这里的高处望下去,目光跳过商业街和住宅区,可以看到海平面,眼神好的,或许还可以看到几只海鸥盘旋。



  “…剑子呢?”



  那个家伙吃饭狼吞虎咽,擦掉嘴边的饭粒思索了一会儿,去年的运动会上剑子在短跑上大放异彩,龙宿还记得他借了自己的发胶,准备在全校女生面前耍一次帅,从此获得她们的欢呼和情人节巧克力,当天不晓得剑子怎么弄得,头发一丝不乱,只留下耳边白毛毛怎么也弄不好,于是乎就跟耳边炸了两朵蒲公英般上场了,女生们手机里或许留下了这样一条推:



  「猴年吉祥物」



  剑子想到这里,咽下了一口还没嚼透的饭,好像短跑赛道成了他的修罗场,第一学期趾高气昂的说要做校草的剑子,变成了剑子悟空。



  “我还是别上了吧…”



  “不上就去啦啦队,给佛剑加油吧。”



  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

  一双筷子飞速夹走龙宿便当盒里的鸡蛋卷塞进了嘴里,好像得逞了般对着龙宿吐了吐舌头,他又变成了那个趾高气昂的剑子,只不过是偷吃成功的那种。龙宿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,只得假装吃瘪,默默把柠檬水匀给了剑子和佛剑一些。



  “噗…”



  佛剑没忍住,有些想笑,想到龙宿口中剑子穿着校拉拉队的衣服在给自己加油,嘴里还喊着佛剑加油,竟然觉得更加诡异滑稽了。



  还在拌嘴的剑子和龙宿突然安静,看着在树影下微笑的佛剑,不知道哪里来的寒意。



  “今天我有社团,你先回家吧。”



  快要放学了,站在篮球架旁的佛剑冲着他摆摆手,示意今天体育部有训练活动,他要晚回家,剑子嘟囔着难得没有晚自习,佛剑还要社团活动,没有人跟自己回家了,夕阳余晖洒在操场上,那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生一圈一圈的跟着队伍一起热身,剑子仙迹拿起背包,给自己的自行车解锁,推着向前然后跨到了座椅上,偶遇到了校门口张望的龙宿。



  “你怎么还没回家?今天你爸爸也没让司机来接你吗?”



  “是啊。”



  剑子想,这个公子哥竟然也有今天,笑嘻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

  “走啦走啦,还跟昨天一样。”



  龙宿自然的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,侧身僵硬搂着他的腰,他心思有点飘,自从和佛剑建立了秘密地下联系,这场暗恋好像游击战一样,只存在于LINE的对话和短信电话,而且对方不是剑子,而是作为线人勤勤恳恳的佛剑好友。龙宿倒是感谢他,剑子已经慢慢踩到了夜市那,烟火的味道弥漫开来,这场属于市井的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,有沥青味、烧烤章鱼味和烤年糕、热狗味,有喧闹的叫卖声,剑子也停了下来,今天佛剑不在,他去买了两根烤年糕,还特意要了芋泥的。



  “来,礼尚往来。”



  剑子嘴里叼着年糕条,递给龙宿,他推着自行车沿着人行道一边吃一边走,龙宿咬了一口芋泥味的,他的胃可能已经不属于龙虾牛排了。



  “明天我还想来尝尝章鱼烧。”



  “大公子开窍啦?”



  剑子笑嘻嘻的顶了一下龙宿的肩膀,龙宿侧目瞪了他一眼,还是一样幼稚。与他并肩行走,总会觉得这种酸涩的感情逾越了友情,像浴缸里的水要满不满,如果踏入其中又会溢出来。



  “别打哈哈,把自行车给我骑会儿,你给我上后边去。”



  剑子把签子扔进了垃圾桶,龙宿有模有样的坐在前座,借着小腿发力和为数不多的经验带起了剑子这辆自行车。海风有些咸,天变成了紫色,到了晚上,也弥漫上了雾气,还好车不多,龙宿可以带起来剑子,秋天了,天黑的越来越快,渐渐听到了电车的声音,他在站口停下自行车,拿起剑子怀中的包准备与他告别。



  “…我…我情书撕了很多了”



  怪不得刚才一言不发,为了这句话憋了一路吗?龙宿内心又给了自己一巴掌,现在不是应该思考他这句话什么意思吗?他值日时发现的粉色碎片难不成是他的?



  “一共…十二张!”



  “所以…”



  剑子仙迹支支吾吾,疏楼龙宿也支支吾吾。



  “不就是喜欢我吗?我也很喜欢你!所以…明天见了!”



  不知是谁打破了一阵又是嗯又是啊,剑子的声音变得颤抖,难以掩饰开心,这样的告白算不上正式,甚至那句明天见都被另一班电车呼啸声给盖了过去。龙宿听到报站,突然清醒了起来,拍了拍脸转身跑进站台,剑子借着灯光目送龙宿,拿出手机向佛剑发送了一条消息。



  「我们表白了。」



  没等佛剑回复,他便骑上自行车把包一甩,哼着小曲儿往回家的路骑去,酸甜的暗恋终于破土,他尝到了带着甜味的汁液,嘴角一直带着一抹笑意。



  在电车上摇晃的龙宿,给父亲发送了一条消息,上边写着「以后也不用让司机来接我了。」


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(1)

大概是一个跨棚cp大乱炖,走校园剧情

至于为什么叫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应该是对男高梗的喜爱了hhh

本期龙剑的场所,大师拥有姓名×


分割线是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秋天开学的日子,剑子仙迹把一封情书撕了个粉碎,在后院的垃圾桶前把它整个丢了进去,解开自行车的锁,推着车走向还在校门口等待的龙宿和佛剑。



  龙少爷今天难得和他俩一起放学回家,他家的紫色布加迪威龙今天没有横在马路边,也没有司机给他递墨镜,剑子把包甩到身后,跟着二人一同出了校门。他俩有个习惯,校门口夜市正好在下晚自习时开始营业,总会因为馋虫点上一盒章鱼小丸子或者烤年糕,剑子和佛剑家同路,便下自行车一边吃一边走,然后再上车一路骑到家门口。伴着夕阳的余晖,剑子看了看他情书里的男主角,心中不知是什么心情,攥紧了车把手,路上还是打打闹闹互相揭短,到了夜市,剑子拉着龙宿,说要带大少爷尝尝市井的味道。



  “这东西会好吃吗?”



  龙宿有些抗拒,八块钱一份的烤年糕滋滋的在铁板上被烙得两面金黄,刚刚到手边就被剑子和佛剑塞进了嘴里,只有龙宿还在迟疑,往口中塞了一小口,立马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表情。



  “…是吧!很好吃?”



  剑子率先发话,佛剑只是略带笑意的看着龙宿。



  “嗯…还好。”



  佛剑和剑子应该都明白,这句还好,便是疏楼龙宿最好的评价,剑子拍了拍自行车后座,借着落日的余晖,龙宿吃着烤年糕坐在剑子的自行车后座上,佛剑背着剑袋,顺着沿海的路把龙宿送到电车站。



  “我们回家了。”



  剑子和佛剑把自行车停在入站口前,冲打卡进站的龙宿挥了挥手。



  “明天见了。”



  他俩骑车回家时,佛剑突然问剑子为何还不开口,剑子迎着风说了一句“我没那个勇气。”在电车上的龙宿飞快输入一段文字,佛剑的LINE响了一声。



  「他今天应该还没有喜欢的女生吧。」



  剑子把自行车停在车棚里上锁,佛剑回了句还没有,心里却哀叹自己怎么天天当线人。和剑子说了声明天早上见,剑子背上包,不知喊了什么,大概是好,或是OK。城市笼罩夜幕,情书和LINE的信息都静静的躺在两个人的心里。